首 頁 道教文化 丹道養生 道教典籍 人物教派 周易風水 道教時訊 鳳凰山 道家偏方 在線算命
s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道教文化 > 教理教義 >


道教教義規戒--道

[ 作者:丹東道協網 ] [ 收藏此頁 ] [ 歡迎投稿:4729566@qq.com ] [ 日期:2014-12-17 16:03 ]

     “道”是道教教義思想的核心,也是道教徒信仰的主要思想內容。從東漢末年起,道教出現過許多宗派,如早期的五斗米道、太平道,后來的上清派、靈寶派以及全真道、正一道等等。各派經文略有異同,科儀方術也各有側重,但是,信仰“道”,以“道” 為教義的核心這一點卻均無差別。《云笈七箓》卷九十稱:“學道君子,非路而同趣,異居而同心。”這里的“同趣”和“同心”,就是指的“學道”,即信仰道,實踐道。《太平經》卷十八至三十四中的《守一明法》有曰: 
 “夫道何等也?萬物之元首,不可得名者”。卷一百十七稱: “夫道者,乃大化之根,大化之師長也。”清嘉慶三年(1798)道士劉一明所著《陰符經注》則稱:“自然之道,非色非空,至無而含至有,至虛而含至實”,“自然之道無形,無形而能變化,是以變化無窮也。”上述兩書之成書年代相距一千六百余年,道教歷經許多變化,然而道教徒對于“道”的信仰和崇拜是一貫的。
 “道”這個詞,原是“道路”的意思。在先秦哲學中道作為哲學概念被提出來的是在道家的著作中。《老子》五千言,“道”字出現七十四次。任繼愈主編的《中國哲學發展史》的《先秦卷》中認為《老子》的“道”有五種涵義:“混沌未分的原始狀態”、 “自然界的運動”、“最原始的材料”、“肉眼看不見,感官不能直接感知”、“事物規律”等。現代人對于“道”屬于精神范疇,還是屬于物質范疇,有過多種理解,但是“道”替代了傳統宗教的“上帝”而成為最高的主宰和權威,這一點卻是公認的。從先秦到東漢,道家的哲學又有許多發展,而與道教關系最為密切的是兩漢的方仙道和黃老道。
 方仙道,就是方士鼓吹的成仙之道。《史記•封禪書》載稱,齊威王和齊宣王時,燕人宋毋忌、正伯僑、充尚、羨門高等“為方仙道,形解銷化,依于鬼神之事”。秦始皇和漢武帝都曾企求方士探尋長生不死之藥。黃老道指的是將黃帝和老子聯系起來的一種思潮。《莊子》中已將黃帝所述類同于《老子》。《史記•老子韓非列傳》則稱 “申子之學本黃老而主刑名”。黃老道與刑名法術結合,與陰陽術數結合,也與神仙方伎結合。隨著黃老道和方仙道的合流,黃帝和老子均被神化。
 東漢末年產生的道教,直接沿襲了黃老道、方仙道的思想,借用“道”這個概念作為教義的核心,將黃老思想作為教義思想的基礎,產生了道教教義。早期道教的基本思想來源于《老子》(即《道德經》)。例如:《老子》第四十二章稱: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”,而太平道的《太平經》稱:“元氣恍惚自然,共凝成一,名為天也;分而生陰而成地,名為二也;因為上天下地,陰陽相合施生人,名為三也。”《老子》第四十章說:“反者道之動”,而《太平經》稱:“反其華還其實,反其偽還其真。夫末窮者宜反本,行極者當還歸,天之道也。”五斗米道更有能以《老子》的注本《老子想爾注》為初學道者講解《老子》,作為擔任“祭酒”之職的條件。《老子》第二十五章說: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”《想爾注》稱: “自然者,與道同號異體,令更相法,皆共法道也。天地廣大,常法道以生;況人可不 敬道乎!迨至魏晉以后,道教教義遂逐漸系統化。
 宋天禧三年(1019)張君房編成《大宋天宮寶藏》后,又撮其精要,編成一百二十二卷《云笈七箓》。開篇第一卷,即《總敘道德》,其中引唐代道士吳筠的《玄綱論》稱:“天地、人物、仙靈、鬼神,非道無以生,非德無以成,生者不知其始,成者不見其終,探奧索隱,孰窺其宗。”道教教義就是按“天地、人物、仙靈、鬼神”四十方面敷衍展開的。
 仙靈之道,大致就是神仙觀,指的就是造神理論。《老子》中并無“神”的概念,但是《莊子》中就有“真人”、“至人”、“神人”的論述,稱古之真人,“登高不慄,入水不濡,入火不熱”,“不知說(悅)生,不知惡死”,“其寢不夢,其覺無憂,其食不甘,其息深深”。稱古之至人,“至人神矣!  大澤焚而不能熱,河漢洹而不能寒,疾雷破山,風振海而不能驚。若然者,乘云氣,騎日月,而游乎四海之外,死生無變于己”。古之神人,“藐姑射之山,有神人居焉,肌膚若冰雪,綽約若處子,不食五谷,吸風飲露,乘云氣,御飛龍而游乎四海之外。其神凝,使物不疵癘而年谷熟。”但是真人、至人和神人是如何產生的,卻并未作出回答。漢明帝時益州太守王阜撰《老子圣母碑》,稱:“老子者,道也,乃生于無形之先,起于太初之前。”《老子想爾注》認為“神”是“道”的化生,稱“一者,道也”, “一散形為氣,聚形為太上老君,常治昆侖,或言虛無,或言自然,或言無名,皆同一耳”。“道”散而為“氣”,聚而為“太上老君”,這就為先天神靈由“道”化生的造神理論打下了基礎。《道教三洞宗元》則稱,“道”起自“無”,“生乎妙一,從乎妙一”,分為三元,化生出“天寶君”、“靈寶君”、“神寶君”,三神君主治“三天”,即“三清境”。三清境下二十八天稱“三界勝境”其中神靈均斷生死之災。唐代道教受到佛教教義的影響,稱個人稟賦為“道性”,潘師正答唐高宗時,即稱“一切有形,皆含道性。然得道有多少,通覺有淺深。”一個人通過學道、修道而得道,也能列階仙靈。唐代的司馬承禎在《天隱子》中說:
 “人生時稟得靈氣,精明通悟,學無滯塞,則謂之神。宅神于內,遺照于外,自然異于俗人,則謂之神仙。”這就為人進入神仙之門提供了理論根據。天地之道,大致是指宇宙觀,特別是宇宙生成論。《淮南子•天文訓》說:“天墜未形,馮馮翼翼,洞洞灟灟故曰太昭。
 道始于虛霩,虛霩生宇宙。宇宙生氣,氣有漢垠。清陽者,薄靡而為天;重濁者,凝滯而為地。”道教繼承了漢代黃老道,認為天地萬物都是由“道”生成的,《太上老君說常清靜妙經》就說“大道無形,生育天地;大道無情,運行日月;大道無名,長養萬物”。關于道如何“生育”、“運行”和“長養”天地萬物的,在一些道家和道教的文獻中強調的是“氣”的作用,《元氣論》中就稱“道者,元氣也”。明代陸西星《陰符經注》說:“太始太素之前,渾淪一氣而已,是謂無極之真,無名之始,圣人不得已而名之曰道”。《老君太上虛無自然本起經》中解釋“老君曰: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”,此三就是太初、太素和太始。“太初者,道之初也”,“太素者,人之素也”,“太始者,氣之始也”。太初者,赤氣;太素者,黃氣;太始者,白氣。赤氣是光明之太陽,黃氣入骨肉形中成為人,白氣是水之精。三氣相包,就是氣包神,神包精。“元包含神,神得氣乃生,能使其形安止其氣”,于是萬物滋生。因此,道教認為,不僅是人,包括神靈、草木和禽獸都有精、氣、神三氣,都是“道”的化生。《老君太上虛無自然本起經》就稱“神上天為天神”、 “神入骨肉形為人神”,“神入禽獸為禽獸神”,而“身神本從道生”。唐宋以后,道教教義從體用的角度認識道與萬物的關系,《道體論》稱:
 “就體實而言,物即是道,道即是物。”而劉一明的《修真辨難》更進一步說: “一陰一陽之謂道,是就道之用言;無形無象,是就道之體言。太極未分之時,道包陰陽;太極既分之后,陰陽生道。……道者陰陽之根本,陰陽者道之發揮。所謂太極分而為陰陽,陰陽合而成太極,一而二,二而一也。”人物之道,大致是指以人為中心的社會觀。《老子》第七十七章指出:“天之道,其猶張弓歟?高者抑之,下者舉之;有余者損之,不足者補之。天之道,損有余而補不足。人之道,則不然,損不足以奉有余。孰能有余以奉天下,唯有道者”。這說明《老子》已經認識到階級社會貧富不均,存在著“損奉”的不公正現象,并且認為只有有道的人,即能遵行自然規律的人,才能自覺地將“有余”奉獻給社會。因此,《老子》的社會理想是平均的社會。《太平經》提出了實現“太平”世界的理想,稱:“太者,大也。乃言其積大行如天,凡事大也,無復大于天者也。平者,乃言其治太平均,凡事悉理,無復奸私也;平者,比若地居下,主執平也。”道氣“行于天下地上,陰陽相得;交而為和,與中和氣三合,共養凡物,三氣相愛相通,無復有害者。太者,大也;平者,正也;氣者,主養以通和也;得此以治,太平而和且大正也。”而要實現太平世界,“三氣相愛相通”,指的就是“君明、臣良、民順”,也就是君、臣和民都要有道、有德。但是關鍵是君,因此,《天讖支干相配法》稱,“國有道與德,而君臣賢明,則民從也”。《老子想爾注》則認為“人行道,不違誡,淵深似道”,“奉道誡,積善成功,積精成神,神成仙壽”,將人的行道和遵守戒律聯系在一起。五代道士譚峭的《化書》中也以“道”作為核心,認為“道”有“委”(體)和“用”的兩重職能。“委”(體)就是“虛”,“虛化神,神化氣,氣化形,形生而萬物所以塞也”。至于“用”,就是 “形化氣,氣化神,神化虛,虛明而萬物所以通也”。無論是“體”或者“用”,道的作用過程都體現于一個“化”字。譚峭探討了社會的演化及治理的辦法,指出人類社會自從出現“尊卑”后,統治者就“奢蕩化聚斂,聚斂化欺罔,欺罔化形戮,形戮化悖亂,悖亂化甲兵,甲兵化爭奪,爭奪化敗亡”。而天下之動亂是起于壓迫,盜賊起于聚斂。 “天子作弓矢以威天下,天下盜弓矢以侮天子”。因此,譚峭主張“能均其食者,天下可以治”,由國君開始尚儉,使國君和民眾平等相待,共同享受,沒有剝削和壓迫, “心相通而后神相通,神相通而后氣相通,氣相通而后形相通。”這種神氣形相通的社會,就是道之“用”的社會,就是以“道”來治國平天下的社會。
 鬼神之道,大致就是鬼魂觀,指的是道教對于人死以后歸宿的一種認識。“鬼”字在甲骨文中就出現過,象形字,猶如一個蓋著東西的死人的臉。《說文》解“鬼”字作 “人歸為鬼”。歸就是死的意思。《禮記•祭法》篇則稱:“大凡生于天地之間者皆曰命。其萬物死皆曰折。人死曰鬼。”因此,漢民族早就有了人死后變成鬼的觀念。《左傳》昭公七年又有進一步的記載:“子產曰:人生始化曰魄,既生魄,陽曰魂。”這就是說人既有魄又有魂,魄附在人的肉體,魂附在人的精神。人死后“魂氣歸于天,形魄歸于地”。《老子》中沒有“鬼”這個字,但是作為先秦墨家的著作《墨子•明鬼》下篇,認為鬼神是實有的,而且將天下的鬼分為“天鬼”, “山水鬼神”,“人死而為鬼”三類。其中的“天鬼”和“山水鬼神”,相當于后世的 “天神”和“山水神”。墨家還認為,對于人的行為善惡,“鬼神之明必知之”,“鬼神之罰必勝之”。墨家的“明鬼”思想對于道教教義思想的發展也有直接的影響。
 《老君太上虛無自然本起經》稱“神入薜荔:薜荔者,餓鬼也”,“神入泥黎,泥黎者,地獄名也”,“神有罪過,入泥黎中”,因此,鬼也是“道”之用。五代道士杜光庭《墉城集仙錄•序》說到一些積功未備,限盡而終的“鬼”,稱之為“魂神受福者,得為善爽之鬼,地司不制,鬼錄不書,逍遙福鄉,逸樂遂志,年充數足,得為鬼仙,然后升陰景之中,居王者之秩,積功累德,亦入仙階矣。”鬼因有道而成“鬼仙”,鬼仙在陰景之中,因得道而“入仙階”。
手机购彩最新消息 青河县| 望城县| 台南县| 海盐县| 汤阴县| 定安县| 平邑县| 林州市| 嘉荫县| 垣曲县| 许昌县| 黔西县| 松溪县| 湟源县| 大城县| 新沂市| 东辽县| 馆陶县| 云南省| 安阳市| 同仁县| 眉山市| 天镇县| 黄冈市| 积石山| 措美县| 称多县| 科技| 宁国市| 林周县| 米易县| 米林县| 于田县| 保靖县| 浮山县| 华蓥市| 和静县| 新密市| 拉孜县| 图们市| 嘉定区| 额尔古纳市| 荔波县| 闽清县| 蒲江县| 濮阳县| 和田市| 肥乡县| 贵定县| 沐川县| 和顺县| 金阳县| 金平| 武安市| 梓潼县| 西华县| 郯城县| 佛坪县| 封开县| 张家港市| 从化市| 大渡口区| 平定县| 永泰县| 新河县| 滨州市| 木里| 阿瓦提县| 乳山市| 将乐县| 通渭县| 银川市| 中超| 和林格尔县| 和硕县| 孙吴县| 绥芬河市| 西安市| 扎囊县| 邵阳市| 密云县| 揭阳市| 宜良县| 本溪市| 新干县| 大石桥市| 离岛区| 永安市| 丰原市| 烟台市| 江达县| 六安市| 华阴市| 高碑店市| 开阳县| 平定县| 凌海市| 山东省| 寿阳县| 芷江| 仁化县| 灌南县| 剑河县| 海伦市| 德江县| 泽州县| 大姚县| 青海省| 罗平县| 延津县| 博湖县| 科技| 叶城县| 浙江省| 临颍县| 扶沟县| 获嘉县| 遵义市| 如东县| 荣成市| 抚远县| 鄱阳县| 井研县| 桃源县| 顺昌县| 宁津县| 磐石市| 上饶市| 寿阳县| 肇庆市| 汉阴县| 呼图壁县| 三江| 蓝山县| 封开县| 宜良县| 台南县|